您目前的位置:学校官网» 首页» 学院新闻

感悟生命,展示才华:2019届设计类专业毕业设计作品展正式开展

4月17日下午14:00,2019届设计类专业毕业设计作品展在图书馆二层大厅正式拉开帷幕。北京吉利学院校长霍伟东教授陪同来访的马来西亚USCI大学商务与资讯学院院长黄建文先生等一行4位嘉宾参观展览并致辞。财智光华教育集团董事长余德才,我校人文与设计学院院长边保旗、副院长马飞、商学院院长杨宏、图书馆馆长王海燕等领导及设计类专业教师出席了开幕式。

此次展览汇集了90余位毕业生的优秀作品,囊括了平面设计、环境艺术、动画等设计方向,作品选题新颖、形式多样,富有时代气息,饱含同学们磅礴的艺术精神、旺盛的艺术创造力和丰富的艺术想象力。本次展览还得到居然之家的赞助,他们为环境艺术专业提供了3D全屋漫游展示系统。

UCSI大学语言中心总监苏文玉女士通过3D全屋漫游展示系统感受环境艺术学生毕业设计作品

霍伟东校长与平面艺术专业毕业生合影

霍伟东校长在讲话中表示,此次毕业展令人激动,同学用精彩的作品为3年的努力做了最好的回馈,希望大家毕业后可以继续努力,为社会呈现更多更好作品,为美好生活添砖加瓦。马来西亚USCI大学商务与资讯学院黄建文院长在致辞中说:“之前只了解吉利学院汽车专业非常出色,没想到吉利艺术设计专业也同样杰出。设计专业同学们的作品美观且实用,希望未来我们学校的学生可以来吉利学习。”

霍伟东校长讲话

马来西亚USCI大学商务与资讯学院院长黄建文先生致辞

开幕式上,来访嘉宾及领导还为获得优秀毕业设计奖的同学们颁发了获奖证书。动漫专业陈奇同学的短视频作品《当心》、平面设计专业闫颢同学的书籍设计“渐行渐远”、环境艺术专业成思敏同学的室内设计作品“简以此居”获得了一等奖。指导教师代表孙莹飞老师和优秀毕业生代表成思敏同学也分别做了发言。

霍伟东校长为获得一等奖的同学颁奖,从左至右分别为闫颢、成思敏、陈奇

人文与设计学院院长边保旗为获奖学生颁奖

USCI大学工程、科技与环境建筑学院副院长洪俊杰先生(左一)、USCI大学中国区经理宋崟升先生(右一)为获奖同学颁奖

创作来自对生活的感悟,对极致的追求

UCSI大学语言中心总监苏文玉女士在接受采访时说,她完全被学生们的想象力与创造力惊呆了,此次的展览给了她一个太大的surprise。

贾东辉同学与领导、嘉宾合影

环境艺术专业贾东辉的作品得到霍校长和苏文玉女士的好评,贾东辉同学介绍时说,完成这个作品期间,他很少在四点之前睡觉,每天九点还要坐地铁上班,经常一边吃饭一边赶稿,午饭来不及吃也是常有的事。陈奇同学获得优秀作品一等奖的短片中每个动作、每帧画面都经过长时间的打磨和数次的修改,为的就是把最佳的效果展现给观众。

任静洁的作品是名为“tattoo(纹身)”的APP设计,这款APP旨在为专业纹身师、纹身爱好者提供分享交流的平台及纹身图案在线体验。任静洁认为,纹身对于喜欢的人就是天使,对于不喜欢的人来说就是恶魔,所以在设计产品的LOGO时,她在最后的两个“o”上做了创意,“第一个“o”是白色的,寓意着天使,第二个“o”是黑色的,并添加了恶魔的尾巴。”

闫颢同学的“渐行渐远”书籍设计关注的是一个特殊的群体:渐冻症患者。陆丽、李怡辰的短片《囚》则反映了手机依赖带给人类身体和精神的禁锢。

USCI大学中国区经理宋崟升在接受采访时说,我校学生作品给他的第一感觉就是与时俱进,紧跟潮流。通过学生们VR室内设计作品展示、视觉识别系统等等高科技应用,可以看出我校课程充分与时代接轨,为社会创造出了很多实用型人才,也正呼应了我校校训 “走进校园,是为了更好的走进社会”。

指导教师寄语:丈夫只手把吴钩,意气高于百尺楼

毕业作品展的开幕也意味着大学生活即将落幕。设计类专业的老师们接受记者采访时,纷纷表达了对同学们的期许与祝福。

马飞副院长说:“毕业了,在校我们是师生关系,踏出校园,我们也就是同行了,还是希望他们坚持,脚踏实地的走每一步,希望大家越来越好 。”此外,他还特别提到“展览具有传承性”,他表示,展出的作品会有更多同学参观,后面的同学从中也会学到很多,改善自身的问题。不断的提升自己。

王国强老师对展览的总体评价非常高:“作品做得更精致,准备的很充分,选题也很新颖。同学们从12月份就开始准备了,大家都很努力。”谈到对同学们的期许时,王国强老师幽默地说:“希望他们坚持本专业,不转行,坚持下去。”

常久利老师是动漫设计专业的专业负责人,他觉得:“动漫设计不仅制作时间长、工作量大,且都是同学们自己设计完成,但毕业设计展一届比一届做得好。”他透露,陈奇同学已被公司签约,同时也希望其他同学毕业以后能有更好的发展平台。

孙莹飞老师

孙莹飞老师作为教师代表发言时,特别送给了同学们一首古诗:

丈夫只手把吴钩,意气高于百尺楼。
一万年来谁著史,三千里外欲封侯。
定将捷足随途骥,那有闲情逐水鸥。
笑指卢沟桥畔月,几人从此到瀛洲?